孤烟残阳

眼镜下的怪物

  紫堂幻带着的眼镜从来没有脱下过,无论是非常激烈的战斗,还是正中脸庞的攻击……这些都没有让紫堂幻的眼镜真正被被打落过。
  金也问过紫堂他的神奇眼镜为什么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紫堂幻面对金的疑问却并没有直面回答,只是避开不谈。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金,我近视度数很高,一摘下眼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再说,有谁会总是往别人脸上攻击呢?]

  凯莉看着紫堂幻,幽深的眼里藏着些许防备与疑惑。
  这个家伙明明看上去弱得不行,却总让人有不好的感觉,有时候恨不得马上逃走。
  虽然遇见过很多危险,却一直不出事。
  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吗?

[没错,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一向胡闹却慎重考虑的星月魔女想了一会后就放弃了。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吧。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一边紫堂幻安安静静地自己呆着,低下的头颅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身边的气场却还是那么地让人觉得他好欺负。

可是这外表的无害,真的代表内在吗?
[撒,谁知道呢?也许吧。]

  一,二,三……
  “紫堂,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呢?”
  代表少年活气满满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又化作细长冰凉的小蛇钻入耳朵。

  “金!你吓到我了!”
  紫堂幻抖了一下,然后向身边对他大声说话的金发少年抱怨着。

  “啊?那对不起啊,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呢?紫堂~”

  少年带着撒娇意味的软音像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毒品,用着不自知的诱惑,拖着凡人进入欲望地狱。
  “马上就进入下一轮的比赛了,我们就先休息会,保持最好的经历和体力吧。”
  “好!”
  “为了队伍积分的开支,我们得多多节省,凯莉是女孩子,得自己意见,我们两个可以睡一间,所以为了队伍的积分,我们可以……”

  “睡一起吗?”

  好像就是在征求意见一样的语气,让人不忍心拒绝。
  但是谁又能发现在那小心翼翼的语气内里却隐藏着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坚决。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你只需答应就可。

  “那样啊!没关系,我们去找房间吧。”

  ——你看,天真又愚昧的羔羊已经不自知地踏入了猎人给他准备的陷阱。

  紫堂幻闭上眼睛扬起了一个笑容,眼角带着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的喜悦和满足。

  这让他的模样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地无害。

  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一直隐藏在眼镜之下的眼睛中,有着什么绝对不可以暴露再阳光之下东西呢?

——————————————————————————
  紫堂幻推开了浴室的门,再轻轻地关上了。
  这所有的举动都没有打扰到那个正在熟睡的金发少年。

  走到洗漱台前,紫堂幻摘下了一直待着的眼镜。
  一直被遮挡的幽绿色眼眸露了出来。
  这时候他眼睛的眼神,就仿佛是平时呈现在众人眼前的的亮绿色被墨色熏燎了一般。
  被这双眼睛直视时,会给人一种危险的,被野兽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的感觉。

  “……还是没隐藏好呢,我果然不太适合伪装游戏。”
  “今天差点被凯莉给发现了,最后还是用其他方法圆过去的。”

  真是的,这个样子想要把想要的东西掌握在手心还要多少时间。
  好想把金绑回去啊!

紫堂幻第一次看见金的时候,就被吸引了。
那样耀眼的太阳,又怎么会被别人漠视?

  ……金,我喜欢你。
  喜欢到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为了金冒着被揭露这些年伪装的风险,在大赛第二的防备下呆在金的身边。
  他为了金丢下了一直以来用以捆绑欲望的理性。
  他为了金……
  他为了金做了很多很多,可金却一直没有发现。

  这不公平……
  但从来没有什么是公平的。

  先爱上的人就先输了。
  紫堂幻早就输的一踏糊涂。

  重新带上眼镜,将自己的一切欲望重新封闭在眼镜之下。

  ——这只可怕的怪物也藏在了眼镜之下。

——————————————————————————
  “紫堂,我们去刷野猪怪了!”
  “嗯,来了。”

  正在擦眼镜的紫堂幻手一顿,随即回应正在大声说话的金
  眼镜重新回到了鼻梁上,在戴上的那一瞬间,有一抹仿佛错觉的幽绿色一闪而过。
  紫堂幻镜片下的眼睛看着金,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酝酿。

  ——谁也不知道,有一只可怕的怪物藏在眼镜之下。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病名为爱

   阳光照耀着大地,万里无云,大地被甚至烤得冒出了白烟,树木的绿叶也被晒得失去了水份,这种天气让人烦躁不以。

   金站在窗前,隔着窗户抚摸着窗外的美丽风景,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白布,长长的碎刘海遮住了他的一半的脸,但依旧可以从他的脸上发现他对外面世界的向往,在阳光的照耀下,他宛若天使。

   “金。”

   格瑞走进这间纯白的房间,第一眼就看见了那个站在窗户前的金发少年,冷漠的紫瞳突然闪过一丝不安与一些不能暴露于阳光之下的情感。

   金的皮肤因为常年不接触阳光而变得苍白,是那一种不带红润,近乎病态的苍白,看上去就如雪般脆弱。
   这样的金站在阳光下让格瑞感觉自己不能好好保护他,也不能好好地……让他乖乖呆在这间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进入过的房间。
   “啊!格瑞!”

   金惊喜地回头,却因为视力的原因,只能乖乖地呆在原地,等待格瑞来牵他。
   “你来了!我好想你!”

   “嗯,到了打针吃药的时间了。”
   “……哈,为什么还要要吃药啊!我明明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嘛!格瑞,我不想打针吃药!”
   “那是用药堆起来了,如果你不听话,身体又会变得糟糕,所以金,乖乖地打针吃药,听话。”
   “……好吧。”
   “我会留下来一阵时间,可以陪你玩一会。”
   “哎!真的吗?!那我会乖乖听话的!”
   金喜笑颜开地抱住了站在身边的格瑞,他的快乐已经浓厚到可以影响其他人的心情了。

   只是因为这么小的事情,真是……太容易满足了啊!
   格瑞并没有依照内心的想法,抱住金,只是状似冷漠地没有任何反应,原本晶莹的紫眸像是滴入了墨水一般,变得幽深色重。
   真是太好了!

   “什么吗!格瑞不能抱抱我吗?明明我这么开心!”
   “能给你抱就不错了。”
   “也对,以前格瑞你都是直接把我推开的!啊啊啊!这次抱到了格瑞,好开心好开心!”

   好了……你看看,这样他就这么开心,他所能依靠的只有你,他只有你一个人可以依靠。

   “金,该打针了。”
   “嗯。”
   鲜红的药水顺着透明的管道流入了金的身体,在金所看不到的世界,格瑞露出了一个笑容。
   那是一种诡异又满足的病态笑容,如果金看到了的话,他会不顾一切地逃走,因为那种笑容他实在是熟悉到了一看到就恐惧的地步。

   “金。”
   “怎么了?格瑞。”
   “我们结婚吧,就在下个月。”
   “哎!这么快,我的眼睛……那时可能还看不见,不会添麻烦吗?”
   “不会的,我全部准备好了。”

   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已经全部准备好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
   礼服,场地,装饰,饭菜的香味,朋友祝贺的声音……
   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婚礼,是可行的……也是多么美好的。

   金,我爱你。
   所以我从嘉德罗斯手里救下了你,将你的双目毁去,把你困在这个狭小的地域。

   无论是抹掉你过去记忆的药水,还是让你的身体渐渐虚弱的药物。
   都是我爱你的证明。

   格瑞抱住了金,眼里满是足以毁灭世界的疯狂与贪婪,这些情绪彻底毁掉了往日冷静的大赛第二……
   ……不,倒不如说,是金,毁掉了格瑞。

   这不公平……
   这是不公平的………

   格瑞会因为金的一举一动,喜怒哀乐而轻而易举地破坏自己一直坚持的冷静。
   但金却是毫不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一直在吸引更多的人靠近。

   这一点也不公平。

   所以格瑞将金困在了这一方小小的天地内,这样他的金,就只属于他了。

   “好了金,婚礼还有很多事,我得先去准备了。”
   “哎!算了,你走吧。”

   看啊,多像一只离不开主人的小猫啊!
   这是多么可爱的小猫!

   格瑞收拾好东西,抱着满怀的好心情,走出了房间。

   “呐,格瑞,计划快成功了。”
   “嗯。”

   金,等我把一切不利因素铲除,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有一个人类,他从猎人手中救下了一只他也喜爱着的金丝雀。
   他为了将金丝雀囚禁在他所铸造的黄金笼子里,将外界与金丝雀有关的一切都泯灭。

   这是因为那无私的,不可沾染上一丝尘埃的纯洁的爱。

   敬这无私的爱。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b/>最重要的人<b/>

1.
  活下去的人,是谁?
  在这场残酷的大赛中,最后活下去的人是谁?
  金站在了格瑞的对立面,原本明亮的湛蓝眼眸也蒙上了一层褪不去的灰色。
    “……格瑞”
  仿佛是从破旧的音响中挤出来的沙哑音色,带着来自深渊恶魔的引诱和深得无法抹去的绝望。
  “杀了我吧,为了你一直都在追寻的真相。”
  这是恶魔的引诱。
  “……”
  格瑞给予金的回答是斩下了他头颅的一击。
  真难以置信,已经残破不堪的烈斩,还可以使出这样的攻击。

2.
  [我的温柔很贵,但他永远对你免费。]
   格瑞所能给予金最后的温柔就是毫无痛苦的死亡。
  [金最怕疼了,请好好照顾他,格瑞。]
    ……
    …………
    ……………………
  对不起……秋姐,我好像失约了。
  真的,非常非常地,对不起。
  格瑞手心的烈斩逐渐化作绿色的荧光,小小的元力种向天空飘去。
  丹尼尔出现在那片天空中,用一种怜悯的目光看着格瑞。

3.
  [那么,凹凸大赛最后的赢家,你要实现的愿望是什么呢?]
  ……要实现什么愿望呢?
  ……不知为何被毁灭的家乡,被尽数屠尽的同族。
  ……第一个对自己伸出手的金发少年,死在了这场比赛的发小。
  “告诉我,我一直再追寻的真相。”
  啊,人果然是自私的生物,自己也不例外。
  他离开众神之座的时候,丹尼尔问了他一个问题。
  “为什么选择这个愿望呢?”
  “……”
  对啊,为什么呢?
  只有一个的,无论实现什么愿望都可以的机会,就应该实现最重要的愿望吧。
  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任何东西比这件事重要。

4.
  格瑞复完仇后,便失去了目标,漫无目的地在宇宙中游荡。
  [后悔吗?不复活金?]
  [……不,我一点也不后悔。]
  格瑞用无神的目光看着碧蓝的天空,联想到了某个笨蛋的眼睛。
  [没有什么比复仇重要,即使是金。]
  金是格瑞最重要的人,但他并不是格瑞生命中最重要的。
  这是金也明白的事情。

5.
  对于格瑞来说,金已经是最重要的人了。
  因为他已经完成了最重要的事情。

写了文章,斗胆@大大,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神选之人

1.
  金赢了。
  他赢了这场凹凸大赛,站在无数参赛者的身体上。
  胜利的蝼蚁站在一片由其他蝼蚁的尸体所堆积的尸山血海之上,脸上满是茫然与无措。
  这让自诩高贵的神使们怎么想?
  “高贵”的神使们想笑,所以他们毫不留情地笑了出来。
  在他们眼里,一切都不过只是场闹剧。

2.
  “把大家……还给我,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茫然的羔羊放下了可笑又渺小到不值一提的自尊,跪在了神明的脚下请求宽恕。
  神明笑了,这是“怜悯”的笑。

3.
  “……可以啊,不过你要付出一些代价。”
  “什么代价,无论什么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还给我……
  “其实这不算代价,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代价’和它带来的后果是他们一辈子梦寐以求却永远追寻不到的。”
  “……”
  “至于是什么,你以后就会知晓。”
  神明带着怜悯又神圣的笑容,将迷途的羔羊引导到了——通向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荆棘之路。
  ——看,多可怜啊,就让我来帮你吧
  就这样,羔羊仿佛看见救赎般地走上了那条道路。

3.
  金的伙伴们复活了,他们仿佛从未经历过死亡一般,身上无一处伤痕。
  “呐,物品完好如初。”
  “记得你的代价。”
  神明看着羔羊与他的朋友们拥抱,欢笑,嘴角勾勒出一丝冰冷到让人恐惧的笑。
  ——羔羊已经快步入荆棘了呢,虽然他眼睛上蒙着的布条让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4.
  金发现了一件事,他竟然不再成长了,所有的伤口都会在一瞬间愈合。
  “这就是惩罚吗?”
  “这算什么惩罚?”
  金愣愣地看着手心完好的肌肤,疑惑地用他那不灵光的大脑思考着。
  一直以来的直觉替他感到了点点的不妙,却又被直觉所引起的不安给强按了下去。
  不会有事的……
  对吗?
  ——迷途的羔羊被荆棘刺痛了蹄子,却因为自欺欺人忽视了疼痛。
  ——未来的他会怨恨此时的他,哪怕他知道,此时的他无路可走。

5.
  啊,想死。
  这是金几千年后唯一的想法。
  他为了将同伴们全部复活,将“时间”交与了神明。
  所以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了下去。
  没有人能和他一起走到时间的末路,直到最后他都只不过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可悲的“异类”。
  [所有人,都该死!]
  同伴们死亡的第一百年,金是痛苦的,恨不得将心脏挖出来减少那种痛苦。

  同伴们死后的第二百年,金是思念的,痛苦已然褪去,他找到了新的同伴,但他依旧会在每一个夜晚思念着他们。

  同伴们死去的第三百年,金是迷茫的,他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找不到任何的归处,无论在哪,他都只是异类。

  同伴们死去的第四百年,金已经麻木了,只有在被什么东西激起自己的回忆后,他才会想起那些藏在浅淡到可以忽视的怀念之中的人。

  ……
  他已经疯掉了。
  ——哈哈,羔羊在荆棘中被藤条拉拽着,浑身上下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满身都是伤口,他想死,却死不了。
  ——藤条拉着他前进,这是他永远无法逃脱的梦魇。
  ——多么可怜,多么……可笑。

6.
  金帮助过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上前帮助了他们。
  有一个眼角贴着黑色星星的金发小屁孩,本事很大,脾气也很大。
  有一个头发像芦苇的冰山脸少年,他扛着一把绿色的刀。
  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紫发弱气男孩,他好像叫紫什么。
  一个呆呆的绿发圣女对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嗯,还有一个黑发的恶劣女孩。
  ……
  我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我是不是见过他们?
  他们到底是我回忆中的一部分?还是帮助过的人。
  算了,也不重要了。
  ——羔羊迷途了,在荆棘之路上。
  ——他已经被疼痛折磨得麻木了。

7.
  “金,好久不见。”
  “……啊!对了!你是……谁来着?!”
  “想死吗?”
  “……想起来了,你这些年来看着我……开心吗?!”
  “想死吗?”
  “想啊,神明大人,杀死我吧。”
  “你的不死已然成为规则,如果要打破规矩,世界就会被毁灭。”
  “所以呢?快下手啦,白痴神明!”
  “如你所愿。”
  神明和金一起,扬起了一抹解脱的笑容。
  不对,真的解脱了吗?

8.
  世界毁灭了,世界重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坐在虚空之中,笑到喘不过气来了。
  [真是的,这么多年的悲伤,痛苦,竟然都来自自己。]
  [竟然被自己“杀”死了。]
  [不要紧,马上就可以了,只要……]
  [“杀”掉自己。]

9.
  金坐在神座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凹凸大赛的近况。
   快死掉了呢,只要和前任做一样的事情。
  [“杀掉”自己,然后就可以泯灭在虚空之中!]
   啊对了,我这么有活力的时候,是多久以前了呢?
  算了 反正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
  冷漠的神明这样想着。
  ——羔羊走到了最后一段路,代替了神明。
  ——他开心吗?不,他一直不开心。
  ——不过,他马上就可以开心起来了,在死亡之后。

10.
  “求求你,把大家还给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场面。
  多么让我憎恨的场景。
  “可以啊。”
  ——神明悲哀地笑着。

11.
这是最好的结局。

12.
  “嗯?”
  “金快起来,睡在外面会感冒的。”
  “嗯?”
  金茫然地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脑子半天也转不过弯来。
  那几千年的时光就只是个梦?
  “怎么?做了什么美梦吗?”
  “……不,是个噩梦。”

13.
  世界的新旧替换需要人来推进。
  金只是运气不好,被选上了而已。
  世界给金的报酬只有这个短短百年的梦境。
  用百年的幸福来弥补上千年的寂寞和痛苦,以及无数次轮回时的迷茫。

14.
  金只是……运气不好。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中华不灭!

五千年前我们和埃及人一样直面洪水
四千年前我们和古巴比伦人一样铸造青铜器
三千年前我们和希腊人一样思考哲学
两千年前我们和罗马人一样英勇征战
一千年前我们和阿拉伯人一样无比富足;
而现在我们正和美利坚人一较长短
五千年来,我们一直在世界的牌桌上,注视着一个又一个对手的崛起与消亡。

[all金主黑洞金]自欺欺人

1.
小黑洞从一片虚空中诞生,他第一个见到的人就是金。

金教给了他很多很多东西,教给了他很多很多生活的常识。

金给了小黑洞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 ——伊莱恩。

2.
金有一头灿金色,犹如在阳光下被细细碾碎的金稻谷一般的短发,光看着就让人感受到了被阳光照耀的感觉。

金有一双湛蓝色,宛如在黑夜中闪烁着点点光芒蓝宝石般的眼眸,只被注视着就让人感到遨游在深海的畅快。

……

金的身上还有很多很多让伊莱恩深深喜欢的地方,但是伊莱恩最着迷的只有金本身,无关外表,只在内心。

3.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金的身体变得很不好了,总是咳嗽。

伊莱恩很担心金,他担心金会离开他。

在伊莱恩的十岁生日宴上,金让他今后好好地活着。
第二天,金就消失了。

4.
伊莱恩很伤心,他找了很多很多的地方。

可他还是没有找到金。

所以他去了凹凸大赛,那个传说可以实现任何愿望的大赛。

他已经没有那个耐心去取胜了,没有那个耐心去等待比赛结束。

所以他入侵了大赛系统,只要将这个地方的所有生命体全部杀光,大赛就是他赢了。

5.
意想不到的是,他在计划实施之前看到了金。

金貌似变小了,也变得青涩了许多。

最重要的是,这个金,不认识他了。

不要问伊莱恩是怎么知道的,伊莱恩就是知道了。

6.
伊莱恩不开心,他想念那个无微不至照顾着他的金。
所以他想让那个金出来。

只要让金很生气,他就会教训伊莱恩,那样就可以和以前一样了。

金希望伊莱恩做好人,那伊莱恩就做个坏人吧。

伊莱恩一边翻阅着手中的《如何做一个坏人》,一边想着。

7.
伊莱恩看着下方警戒着的众人和……质问他的金,心里涌上一片委屈。

为什么啊,金?

心头突然出现的愤怒燃烧着伊莱恩的理智。

“……无聊到,想杀人啦!”

只要我赢了,一起那个金就可以回来了。
伊莱恩这样坚信着。

8.
最后的胜者是金,伊莱恩依旧没有对金下手。
因为他下不了手。

即使知道这个金不是他的金。

伊莱恩躺在地上,胸口是自己刺穿的洞。

他终于否认了一直以来自欺欺人的执念与对金离去的不甘。

如果金没有死,他可以在地狱等金和他一齐玩。
如果金死了,他会找到金,还是和他一起玩。
金不会不等伊莱恩。

伊莱恩如此坚信着,一如当初的自欺欺人。
不过可惜了。

最后一刻,伊莱恩看向了哭嚎这的大赛第一,想安慰他一下,喉咙却怎么也发不了声。
即使不是我的金,那也是金啊。
灵动的黑色双眸失去了光芒。

9.
[你的愿望是什么?]
[……把大家还给我。]

[参赛者们已经和大赛融为一体了。]
[……那么,我要回到可以改变他们死亡的时间点。]
  改变不了现状,就改变过去。
[……好的,选择权在你手上。]

神明扬起了恶劣的笑。

10.
金来到了伊莱恩刚出生的时间。
他养大了伊莱恩。

时间旅行并不是很好的体验,现时空会对外来者排斥。
即使是金也只能撑十年。

11.
[伊莱恩,好好活着。]

12.
神明没有欺骗金,只要金杀死伊莱恩,他就会给“给予”金“奖赏”。

——那样伊莱恩就无法杀死原本应该死在他手上的参赛者。

可金不会,他只会养大伊莱恩。
然后又陷入下一个轮回。

13.
这是一个无法逃脱的轮回。

囚笼[all金主神金]

1.
神明很孤单,他从宇宙的诞生开始,就只能一个人呆着。
因为无聊,所以他创造了无数的星系,无数的生命体。
也给予了一些“强大”的人至高无上的地位,赐予他们“七神使”的称号。

2.
可他还是很孤独,非常非常孤独。
他不想踏入纷扰的人世间,也不想参与众多生命的纠纷。
可他太无聊了。
这份无聊即使是用无数人类的尸体所堆积而成的悲剧也无法减轻。
他想要有个人陪着他。
一直陪着他的人,应该是他的妻子

3.
所以他在茫茫的宇宙中寻找着对的人。
他的妻子应该拥有与他一样的金发蓝眸,
他的妻子应该拥有在逆境中也永不放弃的精神,
他的妻子应该拥有如同阳光般的笑颜,
他的妻子应该拥有超越所有人的天赋
他的妻子还应该……嗯,应该笨一点,不会认路,这样就可以依赖他了。

4.
神明找到了属于他的“妻子”,
虽然是个男孩子,但他很满意。
神明只是想找个可以与自己一直相伴的人,只要符合条件,对于他来说,什么都无所谓。
可是观察一段时间后,神明发现他放不下了。
现在想成为长伴他身边的人,不是说符合条件,而是说“金”这个人。
这个无法代替的人。

5.
……可是后来,神明发现,金不属于他了。
金太聪明了,聪明到发现了他的想法。
金知道他想把他圈养起来。
所以金在反抗。

6.
不应该是这样的。
创世神扭转时间,更改了规则。
小王子变成了一个笨蛋矿工,这样他未来就可以很好地圈养他。
刀客变得更加冷漠,不过神只是把他内心的冰冷具现化到了外表而已。
召唤师家族的天才变成废物。
骑士放下了刻入骨髓的仇恨,将恶意与怨念收敛在内里,把无用的善意用以伪装自己。
不过魔女和伪神到是并没有什么变化。
神明开心地笑了。

7.
这样他就不会跑了。

8.
可是,重新开始一次的金,似乎更受欢迎了。
神明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的投影,眼中燃烧着冰冷的怒火。

9.
你是我的,不可逃脱。
公正的神明开了一个小后门,让金和他的伙伴一起进入最后一场比赛。
然后让除了金之外的所有人都死在了其他地方。
神会让他们死在金的面前吗?
别逗了,肮脏的蚂蚁怎么配死在神后的面前。

10.
“我赢了,奖品可以让他们,回来吗?求你了!”
“……”
这是金第一次求神明,神明注视了他很久很久,终于笑了。
“死后,你要把自己的灵魂给我。”
“可以。”
神明又笑了,嘴角的弧度让人胆寒。

11.
金的伙伴们又回来了。
格瑞第一次没有推开冲上来的金,
凯莉哭着骂他呆子,
紫堂幻紧紧地抱住了金,
骑士忙着向他的王子殿下献出真心,又被大家打了回去,
海盗和军师第一次安静地和他们待在一起
……
他们一起前进,相互扶持,
所有人都实现了自己的愿望。

12.
在所有人死后,金就要将灵魂交给了神明。
“你要对我怎么样呢?”
“我喜欢你。”
“……你说什么啊?”
“你的伙伴我给他们安排了很好的转世。”
“……?”
“我自有意识开始就没有对谁产生过这样的感情。”
“……”
“可以陪着我吗?我会等待你的心动。”
接下来几百年,金都是陪着神明一起,他们都不孤独了。

13.
HEPPY   END?
NO.
神明从来没有答应金的请求,他只是提出了要求,然后……
给了他的皇后一个梦。

14.
现在你是我的了。
神明抱着自愿留下来的灵魂,开心地笑了。

神明将他囚禁于由幻觉组成的世界之中。
神明将他困在那由谎言组成的囚笼之中

安卓端如何退回lofter历史版本

填坑?这辈子都不可能填坑:

造福世界,各位老师!!!!我们有救啦!!!!!!!!!!!!!!


子瞻:



虽然觉得很多小伙伴都知道,但为了可能不太那么清楚方法的小可爱们说一下。先不论新版界面好不好看,有没有各种既视感。新版本的lofter严重不利于圈内新人,容易造成流量的两极分化。想必很多产出者已经从阅读量上有了感受。目前如何询问lofter小秘书都得不到正面回应,那就只能我们自力更生。如果可以希望大家耽误一两分钟的功夫,更改一下版本。产粮都是靠爱发电,每个产出者都希望自己的东西被更多人看到,得到认可。大触老师们的粮当然好吃,我们也很喜欢,但希望lofter多给新人一些机会,他们也同样优秀!


求大家扩散转发,可以转载,关爱己圈,人人有责。


首先卸载当前版本的LOFTER


1:打开一个手机应用市场,我这里用的是360



2:找到历史版本的标记



3找到5.9.12版本(有打赏功能),再往前的版本无

 

4有的手机可能会弹出这个提醒,点继续安装旧版本就行



5.重新登陆后版本界面就是以前的样子了。


奴隶市场(凯金)

奴隶市场是个非常热闹的地方,同样也是个非常肮脏的地方。

  性欲,暴力,人口贩卖……

  混浊的污水,脏乱的街道,混乱的集市与治安……

  优秀的奴隶都会在拍卖会出现,被一只一只地贩卖。

  买回去做宠物,做床伴,做一个美丽的观赏品。

  一般出现在奴隶市场这种地方的奴隶,都是活不长的。

  因为他们没有优秀的样貌,没有值得那些恶趣味的上位者感兴趣的地方。

  只能做最苦最累的活,他们只有比畜牲更低下的地位和权利。

  不过也有例外。

  当初呆在笼子里时,那双注视着他的暗紫色眼眸是他一生也无法忘怀的景色。

  ——那是神明赐予他的色彩。

  当时的金,抓住了他的神明,做出了一个他终其一生都在庆幸的决定。

  金,抓住了那人的衣袖。

  “把我,带回家吧。”
————————————————————————
  凯莉到现在也没有想明白自己当初为什么会因为一时兴起而出现在那种脏乱差的奴隶市场,还捡回来了一个金色头发的小奴隶。

  好吧,虽然有些疑惑,但那个决定并没有让她后悔

  凯莉的嘴角扯出了一个温柔到极点的笑容,暗紫色的眼瞳倒映着金精致的脸。

  她从未后悔过当时的回答。

  [把我,带回家吧。]

  [……哦?凭什么?]

  [把我带回家吧。]

  被那双清澈的碧蓝眼眸注视,凯莉鬼使神差地走了神。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已经把那个小奴隶买回来了。

  “凯莉,你又在想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当初相遇的那一会。”

  “当时我把你买回来了,付出了一大笔金钱,你貌似没有东西可以偿还我呢。”

“什么嘛。”

  金盯着凯莉写满娇纵的脸,良久以后才十分疑惑地说出的自己的疑问。

  “我不就是你的了吗?”

  “……哈哈哈哈哈”

  凯莉沉默了一会,清脆的笑声从嘴边溢出。

  “对啊,我把你买下来了,你早就是我的了。”

  无论你是多么地温暖,如太阳般照耀着他人,我都永远是最特别的那一个。

  没有人能取代凯莉在金心中占据的地位。

  那头金发的龙族不可以,那位孤傲的发小大人不可以,那个肆意妄为的海盗头子不可以,那个恶心帅的骑士现实也不可以……

  凯莉是金心中最特别的。

  “所以这些日子我到底在想些什么根本没有用的东西啊。”

  这句轻不可闻的叹息并未传进金发少年的耳里。

  凯莉小姐也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在为“卑微的”奴隶而烦恼。

  “你是我的。”

  这四个字仿佛是个刻印,向全世界宣告着一个既定的事实。

  金属于“星月魔女”凯莉,无论身心。

  “再来一次吧。”

  凯莉舔了舔粉嫩的的嘴唇,有一次强硬地亲吻上了金的唇瓣。

  “等等……凯莉……”

游戏输的文章,大大你可以慢点发,就是不要太慢了。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1个简单粗暴的lof手机排版教程

三羽sir_好想以身相许冉太太:

车总:






爱君笔底有烟霞:







想必很多写手一提到lof客户端排版都有白眼翻到天灵盖的冲动








无论你敲了多少个回车键,最终还是只显示一个空行








开电脑就为了加粗个标题








链接只能干巴巴地贴一个网址








等等等等。








lof客户端没有编辑器,但是我们可以手动呀。








我们的目标是,手机能做到的,绝不用电脑来解决。








先上效果图:























(八百人尖叫鼓掌音效.mp3
















在html语言里,<>这个符号就代表一个功能键,比如<b>的功能是加粗。








用法就是:<b>把你要加粗的文字放到这个标签里来</b>








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结尾处有个</b>呢?








这是作为这个语句的完结,就像双引号要打完整一样。








只有框在这个完整标签里的文字,才会有这个效果。








也就是说,你用 <b>第一章</b> 加粗完章节标题后,可以随意地在后面输入文字,就像我现在干的这样。
















以下是每个功能的格式,复制后替换文字部分就可以了。
















加粗:<b>输入你要加粗的文字</b>








引用: <blockquote>输入你要引用的文字段落</blockquote> 








下划线:<u>输入你要打下划线的文字</u>








删除线:<strike>输入你要打删除线的文字</strike>








圆点标题:








<u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ul>
















数字标题:








<ol>








<li>输入第一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二个小标题</li>








<li>输入第n个小标题</li>








</ol>
















插入链接:<a href="http://www.baidu.com" target="_blank">输入你要显示的文字</a>








(注:第一个引号中的网址替换成你需要的网址,我这里用的是百度)
















最后,如果想插入空行怎么办?








在你任何想要空行的地方直接输入:<br>








大段大段的空行:<br><br><br><br><br>
















补充一个大家最关心的艾特功能及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