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太阳

我喜欢对我展现爱意之人

神选之人

1.
  金赢了。
  他赢了这场凹凸大赛,站在无数参赛者的身体上。
  胜利的蝼蚁站在一片由其他蝼蚁的尸体所堆积的尸山血海之上,脸上满是茫然与无措。
  这让自诩高贵的神使们怎么想?
  “高贵”的神使们想笑,所以他们毫不留情地笑了出来。
  在他们眼里,一切都不过只是场闹剧。

2.
  “把大家……还给我,求求……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茫然的羔羊放下了可笑又渺小到不值一提的自尊,跪在了神明的脚下请求宽恕。
  神明笑了,这是“怜悯”的笑。

3.
  “……可以啊,不过你要付出一些代价。”
  “什么代价,无论什么都可以,只要把大家……”还给我……
  “其实这不算代价,对于世界上的大多数人来说,这‘代价’和它带来的后果是他们一辈子梦寐以求却永远追寻不到的。”
  “……”
  “至于是什么,你以后就会知晓。”
  神明带着怜悯又神圣的笑容,将迷途的羔羊引导到了——通向一条看不见尽头的荆棘之路。
  ——看,多可怜啊,就让我来帮你吧
  就这样,羔羊仿佛看见救赎般地走上了那条道路。

3.
  金的伙伴们复活了,他们仿佛从未经历过死亡一般,身上无一处伤痕。
  “呐,物品完好如初。”
  “记得你的代价。”
  神明看着羔羊与他的朋友们拥抱,欢笑,嘴角勾勒出一丝冰冷到让人恐惧的笑。
  ——羔羊已经快步入荆棘了呢,虽然他眼睛上蒙着的布条让他对这一切一无所知。

4.
  金发现了一件事,他竟然不再成长了,所有的伤口都会在一瞬间愈合。
  “这就是惩罚吗?”
  “这算什么惩罚?”
  金愣愣地看着手心完好的肌肤,疑惑地用他那不灵光的大脑思考着。
  一直以来的直觉替他感到了点点的不妙,却又被直觉所引起的不安给强按了下去。
  不会有事的……
  对吗?
  ——迷途的羔羊被荆棘刺痛了蹄子,却因为自欺欺人忽视了疼痛。
  ——未来的他会怨恨此时的他,哪怕他知道,此时的他无路可走。

5.
  啊,想死。
  这是金几千年后唯一的想法。
  他为了将同伴们全部复活,将“时间”交与了神明。
  所以他一个人孤零零地活了下去。
  没有人能和他一起走到时间的末路,直到最后他都只不过是一个无药可救的可悲的“异类”。
  [所有人,都该死!]
  同伴们死亡的第一百年,金是痛苦的,恨不得将心脏挖出来减少那种痛苦。

  同伴们死后的第二百年,金是思念的,痛苦已然褪去,他找到了新的同伴,但他依旧会在每一个夜晚思念着他们。

  同伴们死去的第三百年,金是迷茫的,他知道自己在世界上找不到任何的归处,无论在哪,他都只是异类。

  同伴们死去的第四百年,金已经麻木了,只有在被什么东西激起自己的回忆后,他才会想起那些藏在浅淡到可以忽视的怀念之中的人。

  ……
  他已经疯掉了。
  ——哈哈,羔羊在荆棘中被藤条拉拽着,浑身上下流淌着鲜红的血液,满身都是伤口,他想死,却死不了。
  ——藤条拉着他前进,这是他永远无法逃脱的梦魇。
  ——多么可怜,多么……可笑。

6.
  金帮助过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他就是上前帮助了他们。
  有一个眼角贴着黑色星星的金发小屁孩,本事很大,脾气也很大。
  有一个头发像芦苇的冰山脸少年,他扛着一把绿色的刀。
  还有一个戴着眼镜的紫发弱气男孩,他好像叫紫什么。
  一个呆呆的绿发圣女对金说了莫名其妙的话。
  嗯,还有一个黑发的恶劣女孩。
  ……
  我怎么会记得这么清楚?
  我是不是见过他们?
  他们到底是我回忆中的一部分?还是帮助过的人。
  算了,也不重要了。
  ——羔羊迷途了,在荆棘之路上。
  ——他已经被疼痛折磨得麻木了。

7.
  “金,好久不见。”
  “……啊!对了!你是……谁来着?!”
  “想死吗?”
  “……想起来了,你这些年来看着我……开心吗?!”
  “想死吗?”
  “想啊,神明大人,杀死我吧。”
  “你的不死已然成为规则,如果要打破规矩,世界就会被毁灭。”
  “所以呢?快下手啦,白痴神明!”
  “如你所愿。”
  神明和金一起,扬起了一抹解脱的笑容。
  不对,真的解脱了吗?

8.
  世界毁灭了,世界重建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坐在虚空之中,笑到喘不过气来了。
  [真是的,这么多年的悲伤,痛苦,竟然都来自自己。]
  [竟然被自己“杀”死了。]
  [不要紧,马上就可以了,只要……]
  [“杀”掉自己。]

9.
  金坐在神座上,面带微笑地看着凹凸大赛的近况。
   快死掉了呢,只要和前任做一样的事情。
  [“杀掉”自己,然后就可以泯灭在虚空之中!]
   啊对了,我这么有活力的时候,是多久以前了呢?
  算了 反正马上他就笑不出来了。
  冷漠的神明这样想着。
  ——羔羊走到了最后一段路,代替了神明。
  ——他开心吗?不,他一直不开心。
  ——不过,他马上就可以开心起来了,在死亡之后。

10.
  “求求你,把大家还给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啊,多么熟悉又陌生的场面。
  多么让我憎恨的场景。
  “可以啊。”
  ——神明悲哀地笑着。

11.
这是最好的结局。

12.
  “嗯?”
  “金快起来,睡在外面会感冒的。”
  “嗯?”
  金茫然地看着面前熟悉的面孔,脑子半天也转不过弯来。
  那几千年的时光就只是个梦?
  “怎么?做了什么美梦吗?”
  “……不,是个噩梦。”

13.
  世界的新旧替换需要人来推进。
  金只是运气不好,被选上了而已。
  世界给金的报酬只有这个短短百年的梦境。
  用百年的幸福来弥补上千年的寂寞和痛苦,以及无数次轮回时的迷茫。

14.
  金只是……运气不好。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

评论(4)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