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太阳

我喜欢对我展现爱意之人

[all金]将你拉入我的世界

一日
   青石铺成的道路上走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有身穿华丽衣裙的贵族夫人老爷和小姐们,也有赶路的商人以及有着灿烂笑容的小孩子们。
   当然,偶尔也会有几架马车缓缓在车夫的驱使下走过。

   路旁的商铺都开着门,用自己的方式吸引着顾客。

   金是一个住在伦敦的普通路人,开着一家普通的饭馆。
   他身上唯一不普通的估计也只有他莫名其妙地认识了很多大佬吧。

   不过他最近好像不小心把大佬们全部得罪了。
   站在陌生的地方等了整整一个上午都没有等到哪个人来找他的金如此地想着。

   以前都会立刻来找自己的。

   [对了,我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完全不记得了。
   这时的金还在纠结自己到底是怎么到这里来的,眼角闪过的一丝熟悉的银白让他立刻丢下了正在思索的东西,立刻无节操地跑了上去。

   “格瑞!”
   金跑到格瑞附近的时候,才发现他的状态很不好。

   眼珠里满是红丝,眼眶四周都是红彤彤的,就和哭过一样。
   最显眼的是他的眼睛——那双不似常人的,满满都是悲切的眼睛。

   “……金”
   良久之后,格瑞才轻轻悄悄地吐出了一个字眼。

   金从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还可以用这样饱含情绪的声音喊出来,不禁心弦微动。
   似乎是被格瑞的情绪感染了,金的心里也不知为何涌起一股浓浓的悲伤。

   “……格瑞”
   说出话之后,金才猛然发现,自己的声音是那样的嘶哑。

   这是怎么回事?
   金努力安抚内心的不安,有些茫然地看着格瑞。

   我又怎么惹他不开心了?

   格瑞靠着路灯,目光却未落到金的身上,一直盯着十字路口。

   金就站在格瑞的身边,有些无措地陪他看着路口,几次想要扯住格瑞的衣角却又在半途停下。
   格瑞看上去很不开心,是因为找我找太久了吗?

   金和格瑞就那样站了一下午。

   到了晚上,路上的行人渐渐稀少,路旁的商店也都关上了门。

   格瑞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崭新的怀表,盯着上面的花纹出着神。

   金看出了这是他昨天为格瑞准备的生日礼物,不过昨天因为一些事情,他到了很晚才出发。
   格瑞已经收到了他的礼物啊!
   金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格瑞是因为他没有送礼物才不理他的。

   ……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

   如果他没有送出礼物的话,格瑞是怎么拿到怀表的?
   如果他送出了礼物的话,为什么他一点记忆都没有呢?

   昨天最后的记忆是什么呢?
   好像也是在这个路口……
   格瑞是站在这里的,而我……似乎是站在那边的。
   然后,就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空白。

   ……我究竟是怎么送出去的?
   就在金胡思乱想的时候,格瑞收好了怀表,朝他来的方向离开。

   那个孤寂的背影让金产生了了一种自己再也追不上他了一样。

   “格瑞!”
   金也快步跟上了格瑞。

   等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家时,金突然发现格瑞……似乎变得太体贴了一点。
   晚饭做的都是金爱吃的这就算了,就连洗澡水都为金放好了,甚至……连房门都是格瑞打开并关上的。

   ……就是关上的速度慢了一点。
   格瑞关门之前的目光一直落在金的床上,看得金浑身上下都发毛。

   这下,金自回家开始,除了地板什么也没碰。
   不过因为心思一直不在自己身上,金竟然忘记了换鞋换衣服,就穿着白天的衣服上了床。

   今天他站了一天,却一点也不不累……
   ……体力也变得太好了吧。

   第二日
   金看着眼前冒着热气的早餐,原本饥肠辘辘的身体却随着香气的吸入逐渐减去不适感。
   ……没错,今天的格瑞依旧帮金拉椅子,摆餐具。

   格瑞今天和昨天一样,绅士得不要不要的。
   不过,金依旧和昨天一样,没什么胃口,也不想吃东西。

   “格瑞,我饱了。”
   金觉得,桌子上的那一盘还没动过的早餐,给予了他最大的嘲讽。

   平日总会因为各种原因训斥他的格瑞却没有任何的怒气,只是看着金面前那盘未动过的早餐。

   良久之后,格瑞微张薄唇。
   “既然吃饱了,就去饭馆吧。”
   金和往常一样,随着格瑞一起出门,由格瑞带他到他开的饭馆。

   “再见,格瑞!”
   金挥手和格瑞道别,转身从已经打开的大门进入了饭馆。

   格瑞看着饭馆的正门,目光有些涣散,似乎是在回忆着些什么。
   片刻后,他转身离开,只是嘴角带上了一丝自嘲的弧度。

   金“雇”了一个员工,名字叫做安迷修,工作范围很广泛。
   包过端菜,记账……
   这个饭馆除了金之外,也就只有安迷修了。

   金一般是什么也不用干,只是忙得时候给搭把手而已。
   虽说是“雇”,但安迷修其实什么报酬也没有收,他只是会在金晚上回家之前,自己再借用一下金的店。

   不过金也知道,安迷修有很好的身份背景,即使不用工作也可以很好地活下去。
   饭馆里的顾客也有很多事冲着安迷修的那张脸过去的。
   金不止一次吐槽过他的饭馆进了一个财神爷,还是不要报酬的那一种。

   不过安迷修的状态似乎很不好,脸色苍白,面容憔悴,原本翠绿色的眼眸却失去了金喜欢的光芒,变得晦涩幽深。

   今天的第一个客人走进了饭馆,是一个熟客。
   本来这个客人一向会和金打招呼,然后再点菜。
   可这一次,他却和没有看见金一样,直接走到了座位上,向安迷修打招呼。

   “……昨天安迷修你似乎并没有开门。”
   “……出了,一点事。”

   出了什么事?
   金坐到那位客人的对面,想听听他们的话。

   不过那位客人依旧和没有看到他一样,自顾自地和安迷修说话。

   “那件事…是挺可惜的。”
   “不用说了,我知道该怎么做。”

   安迷修第一次如此冷淡地对着客人说话,语气中的冰冷让金有些不寒而栗。
   ……
   工作结束之后,金和往常一样,等着格瑞来接他。
   格瑞也和往常一样来了。

   ……不过他看金的眼神多了点其他的东西。
   那是什么呢?
   金看着格瑞幽紫色的眼眸,不知为何有些不敢直视自己的发小。

   金和格瑞一起走上了回家的路,正在他想要和安迷修道别的时候,安迷修突然冒出了一句话。

   “……真是可怜啊,这样的你,又有什么资格在以前对我说这样的话?”
   “……我们……只是彼此彼此。”

   怎么回事?
   金有些无措地看着他们,仿佛看着一段自己遗忘了的过去。

   ……不对,安迷修和格瑞的关系,有这么好吗?
   知道我都不知道的事……

   第三日
   第三天金依旧和前两日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

   他一个人郁闷地坐在饭馆的邻窗的椅子上,想着这几天的经历。

  [不对劲,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
  ……似乎是……从不知道怎么回事在街上迷路的时候开始的。

  “叮铃”
   “欢迎光临。”

   那位往日经常会来的客人又一次推开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金感觉那位客人轻轻飘飄地瞟了他一眼,似乎还带着些许疑感和不解。

    ...怎么了? 我看上去有什么不对吗?
   正在金想着这件事的时候,那位客人做到了他的对面。

   “金,你还在这个地方啊。”
    “…….xxx,我不在这,还能在哪?"

   金有些疑惑和不安,天生的野生动物的直觉告诉他,面前这位客人能告诉他一些十分重要的事情。

    “你知道吗?据说,人死后会进入一个与现实世界相交却又不相交的世界。”
    “这些灵魂只要有足够的执念,就可以影响现实世界,将所执念之物_或人,拉入自己的世界。"

    “虽然一开始有些困难,但只要过了前几天,那些魂魄就可以在现实中活动,就和活着一样。
    "除了少部分没办法管束的怪胎,大部分灵魂会忘记自己已经死亡,然后在现实世界的法则的引导下,慢慢进入轮回。“从开始到结束,时间只要7天。”
    “不过只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已经死亡,就可以让他们快一点进入轮回。”
   “还……”

    那位客人没有看金,自顾自地和金讲着一个灵异的传说。
    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装着丰盛菜肴的盘子就落到了他和金的桌子上,发出“碰”的一声,吓到了正在听人说话的金。

    “……你要的菜。”
    “……真是的,需要这么大反应吗?"
    “……….前几天有一些书我烧掉了.…….它们写的东西,太会让人不开心了。”
    “好吧好吧,不过..安迷修,一些事是不能做的……”
    “……比如你在我的店长面前,说出这样的胡言乱语。”
    “……呵,好了金,故事也讲完了,我该退场了,下次希望可以在别的地方看见你。”
   说罢,那位客人就无视了桌上的菜,自己离开了。

   可你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想要跟我说-金张了张嘴,可却又在安迷修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下闭上了。

   安迷修为什么要打断xxx的话呢?

  “金,你回家也来不及了,我去给你做饭。”     
  “唉,等等安迷修.…….”我最近没胃口。
  没等金说完,安迷修就又一次进了厨房。

  金看着他的背影,却不好辜负他的好意,只能自己一个人烦恼。

  最近我根本没有吃东西,怎么还不饿?
  ……不对,我真的没有吃东西吗?

  金努力回想着。
  虽然在我的记忆里,我好像什么都没有吃……

  但是……
  我昨天真的没有吃任何东西吗?
  除了摆在桌子,上的盘子,似乎碗架上还少了一个盘子。

  难道是我忘记了?
  又或者. ... xxx的那些话是想提醒我?

  这时候,安迷修突然端了一盘牛排放到他的面前。
  金有些迟疑地触碰了一下餐具,最终还是将餐具拿了起来。

  餐刀切下了一小块牛排,金将他缓缓地塞到了嘴巴里。

  ..……他还能吃东西, 他没有死。

  金马上快速的吃了起来,桌子和他往常吃饭的时候一样狼藉。

  安迷修看着这样的金,嘴角的笑容却有几分僵硬。
  在金吃完后,安迷修把盘子端进厨房清洗。

  “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哗啦啦--”
  水流被开到最大,冲刷着盘子的污迹,抹布也因主人用的力度,在盘子上擦着的时候,发出“吱呀吱呀”的刺耳的声音。

  最终干净得和镜子一样的盘面倒映出了安迷修此时冷得和冰-一样的俊美面容。那双往日如新生翠芽一般的眼眸,和染上了浓墨一样,显得幽深又可怕。

    “……前功尽弃...该死的家伙..”
 

   第四日 
   金来到了以前自己经常会到的广场上,坐在公共座椅上看着广场上飞舞着的白鸽,思维却还停留在昨日那个人的话语中。

  “嗨~金。
  “帕洛斯!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白发的男人坐到了金的身边,眯着一双花瞳,让人看不清他的真实情绪,这样本该让人下意识提防的人却让人不由自主放下了防备,全心接纳。

  “啊,昨天的故事我突然想起来后续,想要知道吗?”
  “哈?这个...……”

  没有等到金的回应,帕洛斯就自顾自地说了起来。

  “有些人,能看见魂魄,但这些魂魄,只能是他们所执念之人或执念他们之人。”
  “这些人不仅能接触鬼魂,还可以让鬼魂影响现世。”
  “有一些偏执的,对世界还有留念的灵魂啊,无法在现世停留太久,没有死去记忆的他们就会无意识地把他们所执念之物拉入他们的世界。”
   “当然....曾经也有些人误入过灵魂所呆的世界,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 ."

   帕洛斯的话还没有说完,就突然停了下来,嘴角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半橙色的花瞳闪过一丝不同寻常的情绪。

   “啊,后来的,我忘记了。”
   “不过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金你可以不在意啊。”

   “可……”你两次都没有讲完……

   帕洛斯跟没有听到金的挽留转身离开,在金看不到的地方,嘴角的笑意变得僵硬了起来,缓缓抽搐着,眼角的目光斜斜地瞄向了一旁-处阳光照不到的阴影处。

   刚才,差点被干掉呢。
   真是的,如果不是雷狮老大的命令,我才不愿意来这招惹那个疯子呢。

   阴影处,一头棕色的发丝慢慢映入人的眼帘,等棕色发丝的主人完全走出阴影时,他背后的影子跟却没入了阴影一般,让人完全无法看见影子。

   金愣愣地坐在原地脑海里全部都是帕洛斯刚才的话。

   [有些人,能看见魂魄,但这些魂魄,只能是他们所执念之人或执念他们之人。]
   [这些人不仅能接触鬼魂,还可以让鬼魂影响现世。]

   帕洛斯,到底在说些什么?
   ……...他到底在暗示着我什么?

   格瑞过生日的那一天,他还记得些什么?
   金努力地回想着,像是要把大脑里的每一个角落都扫干净,将每一滴记忆都压榨出来。

   有什么?
   ……红色。
   大片大片的红色被铺在马路之上,自己则无力地跪倒在血泊中,眼前一片模糊。
   ……对了,还有一点……银色?

   “金,我们回去吧。”

   金猛地惊醒了,一旁不知何时出现的安迷修像是有预感地扶住了他不稳的身体,话语里满满的都是担忧。

   [这些人不仅能接触鬼魂,还可以让鬼魂影响现世。]

  “安迷修你...”
  金刚一说话,发现自己的声音哑的和破旧的手风琴一样。
   好像有什么东西掐着他的喉咙,不让他把这个问题说出来。

   属于本能的直觉命令他闭上嘴巴,乖乖地跟着安迷修离开,这样他就可以什么也不知道,和以往一样,做一个普普通通的饭店老板。
   属于情感的那一块却在不停地催生着名为恐惧的情绪,拉扯着他的理智,用醉人的声音诱惑着他将疑问说出。

  “…安迷修你…..是不是可以让鬼魂影响到现世的人?”
  [……所以,你是不是为了能让我就留下七天,才不让我知道这些事?]

  刚说完,金也猛地瞪大了眼睛,他刚才被恐惧支配了大脑,如今也不知道怎么应对安迷修的回答。

  安迷修愣愣地看着金的面孔,半响后张了张嘴,又将薄唇扯平,将以前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收了回去。

  金明显地感觉到安迷修扶住自己肩膀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就像是……慌乱的时候,不规则的颤抖一般。

  “......金,你想得太多了,我们回去吧。”

  往日轻快磁性的声音被主人压低,带上了些许让人直觉感到不能探究的情绪,显得十分危险。

  金看着安迷修俊美的面孔,不由得有些失神。

  阳光撒下,这两人站在原地,美得像一幅传世的画卷。
  白鸽,阳光,美人.....

  周边的人纷纷向这一边投来疑惑和探究的
目光。

  安迷修也明白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拉过金的手,带着他在广场上向着家的方向行走。
  两个人的行程,地上的影子…….却只有一个。
 
  安迷修微微低下头,半长不长的刘海挡住了他的眼睛,只是嘴角的弧度是那么让人不安。
  刘海下的碧绿眼眸沾染了一丝墨色,让它的颜色更类似生长在潮湿角落里的青苔。

   帕洛斯……雷狮...……

   第五日
   金躺在床上,仔细思索着昨日帕洛斯的话。

   [有些人,能看见魂魄,但这些魂魄,只能是他们所执念之人或执念他们之人。]
  [这些人不仅能接触鬼魂,还可以让鬼魂影响现世。]
  [有一些偏执的,对世界还有留念的灵魂啊,无法在现世停留太久,没有死去记忆的他们就会无意识地把他们所执念之物拉入他们的世界。]
   [当然....曾经也有些人误入过灵魂所呆的世界,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

   ……认为什么……

   死去的灵魂能来到现实,活人也能进入那个所谓的灵魂所呆的世界。
   死去的灵魂依靠的是执念,活人依靠的有是什么?

   ……算了,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和安迷修说的一样,帕洛斯的话不能信,更何况这只是一个流传的故事。

   金看了看自己纤细的手指,将它放于台灯的灯光下。
   桌子上的影子就和医院里可靠的医生一样,给金打了一剂强效定心针。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熟悉的敲门声响起,明明是这么熟悉的敲门声,却依旧是吓了金一大跳。
   最近他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有些心不安。

   把门打开的同时,顺带把灯也打开,看见外面的果然是格瑞,金也舒了口气,也把心彻底放下来了。

   “格瑞,怎么了?”
   “安迷修说你晚上没有吃饭,我给你送来一点。”

   说着,格瑞面无表情地举了举手里的牛奶,声音毫无波澜。
   金看着格瑞手里的牛奶,不知为何没有了胃口,反正在安迷修那里吃了一点……

   ……好吧,他投降……

   金顶着格瑞谴责的目光,略微有点心虚,但心底却不是这么回事,有点抵触格瑞手里这盘香气四溢,看上去就很好喝的牛奶。

   “……对了,格瑞,牛奶是哪买的?”
   金接过了牛奶,突然问了一句。

   “……”
   “……格瑞?”
   “……安迷修给我的。”

   金抿了一小口牛奶,虽然有些疑惑格瑞为什么不和以前一样,而是直接从街上买而是从安迷修那里拿却也没有问出来。
   因为他也知道格瑞是绝对不会对他说谎的。

   金的眼珠略微向下瞟了点,却突然发现了……地上只有一个黑色的影子。

……………………………………………………………………
……………………………………………………………………

   ……真是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手中的牛奶一个不稳掉到了地上,乳白色的液体打湿了一片棕色的地毯,将地毯染上了可笑的白色,就像嘉年华里的小丑一般,惹人发笑。

   格瑞低头疑惑地看了看那一小片被牛奶打湿的区域,就像是没有注意到金并没有影子一般。
  
   “怎么了?金?”
   “……没什么。”

   金强装淡定,内心却掀起了一阵阵滔天骇浪。
   装作若无其事地和以往一样回到房间,可一关上门,金就和疯了一样,手足无措地打开了台灯,却看见了自己的影子。

   ……怎么回事?

   [有些人,能看见魂魄,但这些魂魄,只能是他们所执念之人或执念他们之人。]
   [这些人不仅能接触鬼魂,还可以让鬼魂影响现世。]

   ……这个灯,是格瑞亲手做的……

   金有些颤抖地放下台灯,将开关关上,又再一次打开。

   ……这个开关,也是格瑞替他装的……

   金低头看向地面,却发现……地上依旧没有他的影子。

   ……哦,他死了……死在了……那场车祸……

   金无力地靠在墙上滑倒在地,身体逐渐变得透明,化作了点点荧光。

   在门外,格瑞就站在金房间的门口,看着房里的灯一开一关,等了一会后,就径直走了进去。

   屋里开着灯,原本应该呆在床上的人却不见了,被窝乱糟糟的,还留有些许余温。

   格瑞转身离开,走出去的时候顺手关上了灯,然后再带上门。

   “我以为……你不会这样做。”
   “……”
   “明明以前还阻止我,那样子,可是和拼了命一样……当然,是我死后,你却还活着的时候。”
   “……”
   “所以,你有什么理由阻止我?”
   “风凉话说够了就闭嘴,我们可以在那个世界把金留住,永远。”

   靠在玄关的棕发男人闭上了嘴,但嘴角嘲讽的笑意却依旧没有退去。
   格瑞闭上了眼睛,身体也渐渐消散成光点。

   “……这次,一定要好好感谢雷狮啊。”
   安迷修看了看客厅的窗台,语意未尽地说道。
   “不过啊,我还是先去找金吧,帕洛斯,死后再见。”

   月光从窗户照进房子,帕洛斯在安迷修说出那句话后屏息凝神,唯恐被诈。
   片刻后,他才进入了房子。

   “还真没想到,这次……会是这么个结局。”
   “提示全给他们做嫁衣了。”

   [当然....曾经也有些人误入过灵魂所呆的世界,因为他们固执地认为...]
  
   “认为他们已经死了。”

   金没死,只是在格瑞和安迷修的诱导下认为自己死了,进入灵魂呆的世界。
   安迷修死了,在剧情开始之前,他想诱导金进入他的世界,不过被格瑞(生前的)阻止。
   出车祸死的是格瑞,他在死后有一段时间的挣扎,最后还是帮助了安迷修,把金带到他们的世界。
   雷狮不是已死之人,但他没办法见到金,只好让帕洛斯来,帕洛斯没把金留下,最后打算跑路。
   那杯牛奶有问题。
   格瑞和安迷修不是可以衔接灵魂与人类的人,金才是。
   金的大部分直觉都是格瑞和安迷修做的手脚。(真……不知怎么形容)

   ……………………
  好了,写这一篇的时候,我也很糊涂,第一次写剧情流(不知道算不算),改了好几次大纲,又修了几次文,看了之后……哎呀,我写的什么玩意,然后硬着头皮发出来了,希望喜欢
   还有什么不懂得,评论见。
 

   那个,读者们,不要光看
   求小蓝手和小红心,(๑•́ ₃ •̀๑)
   这是我更新的动力……

评论(7)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