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太阳

我喜欢对我展现爱意之人

试着来一篇点文

是刀是糖,什么cp,自己到评论排队投票决定

我写图文,会艾特一下

只有纯文字,别想了,除非我忙完了,或者习惯了高压,不然不会更新的

……好吧,更新随机分配。

只要有这个心情,并且作业不多。

一本正经地说的小太阳

以后叫我小太阳吧!我改圈名了!

[all金]被捆绑的神明4

4.干净纯澈的笑容

  从五岁的时候开始,紫堂幻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笑着的,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温柔的,轻声细语地说话。

   虽然他的长相并不好看,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耐看,五官也是十分无害,不能惹人注目,反而让人感觉想要欺负。

   只是他那一双略微掺杂了些许墨色的暗绿色眼眸被藏在了眼镜之后,但是在长时间注视之后,却也会感觉跌入了万丈的深渊。

   正因如此,即使他所表现出来的的实战成绩与理论知识相比并不太好,弱得可以一只手碾死,却也是没有多少聪明人来找他的麻烦,最多也就是无视孤立而已。

   毕竟他所愿意展现出的力量,带来不了很大的利益和众人的尊敬。

   当然,众多聪明人虽然是选择避开了他,但傻瓜永远不会少,而且还是那一种自以为是的傻瓜。

   不过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招惹了他之后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地成功毕业。

   不过紫堂幻一直在晚上思考,一遍又一遍地把当初遇见金的记忆理清,弄顺。

   他啊,早就栽进去了。

   比那天的阳光更璀璨的是将自己护在身后的那个人的金色发丝。

   他的背影差点就让他将那个名字吐出来。

   ……真哥……

   金当时就那样将自己和母鸡护崽一样将自己护在身后……

   当凯利的这句形容把和自己谈得开心的金吸引去时,紫堂幻差点没把脸上僵硬的笑容扯下来,去和那个明明是男性,却还是有所谓的星月魔女这个称呼的黑心人好好打一架,以证明自己并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无害。

   不过金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倒是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凯利的不正当言辞,把讥讽当做称赞。

   这样的笨蛋,如果没有自己,又该怎么活下去呢?

   话说我当初又是怎么栽到他的身上的呢?

   紫堂幻看了看毫无防备躺在草地上睡着(而且还睡姿不雅)的金,放下了手中的书,开始思索这些年学院的决定蕴含的深意。

   学院放在台面上的那些理由明显是用来蒙骗金那一类的笨蛋的,至少现在我方的人没有一个相信。

   那个天族的校长……太麻烦了,还是金哥哥的眷属,如果想要他放金过关,至少也要等到他把金追到手。

   不过不光是自己,其他人也不会任由他出手,就像不久前学院第一和第二一起拆了校长办公室所在的那一栋楼一样。

   所以,想要他放金毕业也就是近乎……哦不,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不过……那有如何呢?

   他已经不想让金离开这个地方了。

   留下来,金就可以永远地留在他的身边了。

   但如果出去了,也许有哪些深居简出的怪物,会对金出手,刚刚毕业成年的金也不过是初步掌握了力量,根本没有一拼之力。

   肮脏的欲望就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被藏在了面具之后。

   紫堂幻很清楚自己喜欢金,即使理智告诉他这样对他的利益没有任何增幅,还会带来许许多多的麻烦,但他就是放不下了。

   当然,紫堂幻也很清楚,自己的真正面目不仅仅追不到金,还可能会被金所厌弃。

   所以他每一天都把自己的面具一点点地加厚,到最后,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了。

   这并不影响紫堂幻喜欢金。

   [紫堂幻]

   [丹尼尔校长]

   [你的平时的成绩不错,为什么每一次考试你都没有过关呢?]

   [金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那可就太可惜了。]

   那是他第一次罔顾自己的利益,与那个疯子彻底扯开了脸面。

   ……为了金……

   还有那个冷冰冰的眷属,那个高傲自大的龙族,以及那个……

   ……啊,这么看来,我的情敌还真是不少。

   微风拂过两人的脸庞,带来了一丝不属于夏日的凉爽。

   紫堂幻轻轻抚摸着金柔软的发丝,嘴角带上了丝丝微笑,但是那抹弧度却没有一丝温度。

   远处的凯利坐着星月刃,满脸不爽地看着着一幕,洁白坚硬的牙齿一个用力,将口中的棒棒糖咬碎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虚伪的家伙,掩饰得好让他不会注意也罢了,还故意露出破绽让人生气。

   紫堂幻也发现看凯利,不过他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嘴角的微笑没有一丝变化 。

   真可惜凯利,被金所喜爱这张假面,他是永远摘不下来的。 

   因为他喜欢……

   所以我可以改变自己的一切。


少了点……
情人节更新[3/3],我的文风没有固定,基本人称是随便来的,大家决得那个好一点?

眼镜下的怪物

  紫堂幻带着的眼镜从来没有脱下过,无论是非常激烈的战斗,还是正中脸庞的攻击……这些都没有让紫堂幻的眼镜真正被被打落过。
  金也问过紫堂他的神奇眼镜为什么从来没有摘下来过。
  紫堂幻面对金的疑问却并没有直面回答,只是避开不谈。
  当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金,我近视度数很高,一摘下眼镜就什么也看不见了。再说,有谁会总是往别人脸上攻击呢?]

  凯莉看着紫堂幻,幽深的眼里藏着些许防备与疑惑。
  这个家伙明明看上去弱得不行,却总让人有不好的感觉,有时候恨不得马上逃走。
  虽然遇见过很多危险,却一直不出事。
  真的只是巧合而已吗?

[没错,这真的只是巧合而已。]

  一向胡闹却慎重考虑的星月魔女想了一会后就放弃了。
  也许真的只是巧合吧。
  ……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一边紫堂幻安安静静地自己呆着,低下的头颅让人看不清他的表情,身边的气场却还是那么地让人觉得他好欺负。

可是这外表的无害,真的代表内在吗?
[撒,谁知道呢?也许吧。]

  一,二,三……
  “紫堂,我们接下来干什么呢?”
  代表少年活气满满的声音在耳边环绕,又化作细长冰凉的小蛇钻入耳朵。

  “金!你吓到我了!”
  紫堂幻抖了一下,然后向身边对他大声说话的金发少年抱怨着。

  “啊?那对不起啊,我们接下来要干什么呢?紫堂~”

  少年带着撒娇意味的软音像是让人欲罢不能的毒品,用着不自知的诱惑,拖着凡人进入欲望地狱。
  “马上就进入下一轮的比赛了,我们就先休息会,保持最好的经历和体力吧。”
  “好!”
  “为了队伍积分的开支,我们得多多节省,凯莉是女孩子,得自己意见,我们两个可以睡一间,所以为了队伍的积分,我们可以……”

  “睡一起吗?”

  好像就是在征求意见一样的语气,让人不忍心拒绝。
  但是谁又能发现在那小心翼翼的语气内里却隐藏着让人毫无反抗之力的坚决。
  他已经做好了决定,你只需答应就可。

  “那样啊!没关系,我们去找房间吧。”

  ——你看,天真又愚昧的羔羊已经不自知地踏入了猎人给他准备的陷阱。

  紫堂幻闭上眼睛扬起了一个笑容,眼角带着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来的喜悦和满足。

  这让他的模样看上去比平时更加地无害。

  可是又有谁知道他一直隐藏在眼镜之下的眼睛中,有着什么绝对不可以暴露再阳光之下东西呢?

——————————————————————————
  紫堂幻推开了浴室的门,再轻轻地关上了。
  这所有的举动都没有打扰到那个正在熟睡的金发少年。

  走到洗漱台前,紫堂幻摘下了一直待着的眼镜。
  一直被遮挡的幽绿色眼眸露了出来。
  这时候他眼睛的眼神,就仿佛是平时呈现在众人眼前的的亮绿色被墨色熏燎了一般。
  被这双眼睛直视时,会给人一种危险的,被野兽用贪婪的目光注视的感觉。

  “……还是没隐藏好呢,我果然不太适合伪装游戏。”
  “今天差点被凯莉给发现了,最后还是用其他方法圆过去的。”

  真是的,这个样子想要把想要的东西掌握在手心还要多少时间。
  好想把金绑回去啊!

紫堂幻第一次看见金的时候,就被吸引了。
那样耀眼的太阳,又怎么会被别人漠视?

  ……金,我喜欢你。
  喜欢到有些不知所措了。

  他为了金冒着被揭露这些年伪装的风险,在大赛第二的防备下呆在金的身边。
  他为了金丢下了一直以来用以捆绑欲望的理性。
  他为了金……
  他为了金做了很多很多,可金却一直没有发现。

  这不公平……
  但从来没有什么是公平的。

  先爱上的人就先输了。
  紫堂幻早就输的一踏糊涂。

  重新带上眼镜,将自己的一切欲望重新封闭在眼镜之下。

  ——这只可怕的怪物也藏在了眼镜之下。

——————————————————————————
  “紫堂,我们去刷野猪怪了!”
  “嗯,来了。”

  正在擦眼镜的紫堂幻手一顿,随即回应正在大声说话的金
  眼镜重新回到了鼻梁上,在戴上的那一瞬间,有一抹仿佛错觉的幽绿色一闪而过。
  紫堂幻镜片下的眼睛看着金,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酝酿。

  ——谁也不知道,有一只可怕的怪物藏在眼镜之下。
@蕉槟梦——以后只写变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