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小太阳

我喜欢对我展现爱意之人

灿烂的烟霞挂在天边,像是女孩子最虚幻的迷梦。


有些事你不懂,我也不懂,莫名其妙就拥有了所有人都想要的结果。


青涩的果实,其实也有不一般的甘甜。


——《稚嫩》


1,


在别人眼里,金与卡米尔之间,只是卡米尔一厢情愿罢了。


但其实金很喜欢卡米尔。


很喜欢很喜欢


那是一种无法用言语表达出的喜欢。


对卡米尔的依赖已经刻入的骨髓,烙入了灵魂。


金无法摆脱,也不想放弃。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金开始偷偷注意卡米尔,将他的一言一行刻入脑海,深深记住。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金开始偷偷窥视卡米尔,将他的所有习惯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卡米尔与金的相遇是在一个冬天。


金如骄阳般灿烂的头发为卡米尔的冬日增添了几分温度。


卡米尔如湖水般静谧的眼瞳为金的冬日驱散了几分炎热。


相见,相遇,相知,相交。


挥手再见的的不舍在再次相见的那一刹那消失不见。


两人注视着彼此,眼底的笑意无法遮挡。


此般,岁月静好。


<b>[我喜欢你,卡米尔。]</b>


2,


雷狮是卡米尔敬重的大哥。


在一个冬季的一天,他的大哥告诉他,他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会是他的大嫂。


卡米尔知道,大哥口中的那个人叫做金。


那是他的心上人。


……………………………………


……他该怎么办?


雷狮是他童年唯一的光彩,


金则是他如今灿烂的太阳。


卡米尔第一次在懂事之后有了无措的感觉。


人都是很贪心的,他那个都不想失去。


无论是失去了那一个,他的世界都会黯淡无光。


雪花飘零而落,预示着这个夜晚的寒冷。


这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里都有人在经历着失去。


可卡米尔不想,


他平时看上去总是淡淡的,仿佛什么也不在乎,什么也无法让他的情绪有少许波动。


但卡米尔知道,


他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他什么也不想失去。


他想要把自己拥有的全部留下。


他不想自己的一切都和正在徐徐飘落的雪花一般,


在时间的流逝下渐渐消失。


所以他选择与雷狮坦白。


<b>[大哥,我不会放弃他。]</b>


一个未成年之间青涩的恋爱故事


@河图 这个不是你的那个,会再写


  @蕉槟梦——努力写好变态文👌 


试着来一篇点文

是刀是糖,什么cp,自己到评论排队投票决定

我写图文,会艾特一下

只有纯文字,别想了,除非我忙完了,或者习惯了高压,不然不会更新的

……好吧,更新随机分配。

只要有这个心情,并且作业不多。

一本正经地说的小太阳

以后叫我小太阳吧!我改圈名了!

安金的糖
有条雷金暗线哦

@河图
小粉丝,每次都是你最热情,这次@你
期待你的爱(⑉°з°)-♡

@蕉槟梦——努力写好变态文👌
大大!!!甜吗?后续想要私信我!马上写!

在你的全世界路过[瑞金][百篇贺金]

百篇贺金[53:100]

格瑞在今天结婚,他和新娘并没有什么感情基础,只不过他的年龄也大了,相亲的时候看着新娘不知道为什么,鬼使神差地答应了和她交往。

虽然很奇怪,不过他也不是不负责任的人,他们的进展很快,新娘也是一位热气年轻有活力的女人,丝毫没有被这个肮脏的世界所污染。

新娘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有着一双湛蓝色的眼眸……很像金。

格瑞猛地一颤,之后又一次哑然失笑。

他已经不是幼稚孩子,过去的执着也不要老是铭记于心了。

格瑞在小的时候,有一位十分亲近的发小,名字叫做金。

金是一个很有活力的男孩,也很顽皮,不过不喜欢看书,和大人口中的熊孩子唯一的区别就是不会瞎捣乱,顽皮的程度也不太深,最多也就是老是脏兮兮地回家。

他和金认识了很久,从5岁到15岁,跨过了整整十年的时间。

格瑞一直很喜欢金,但是他一直认为这只是对朋友的喜欢,直到青春期的一个夜晚,他才发现自己对自己的发小,有着多么不堪的想法。

可是他依旧没有去追求金,他知道,对自己的喜欢不是他对金的喜欢。

他们只是一辈子的好朋友。

这个圈子令人诟病,他不想把金也拉倒自己的世界来,还是这样不好的世界。

格瑞就这样想着,将自己所有的退路斩断,不给自己留一丝机会。

就是这个样子,带着青春气息的刚刚萌生的青涩萌芽,被隐藏泯灭,直到最后,格瑞都没有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它的存在。

金和他考上了同一所大学,这所大学很不错,是很好的一本,金也很高兴,疯到了很晚很晚,深夜还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格瑞!我们去玩吧,有个同学订好了xxx的ktv包厢,同学都一起去。]
[不去了,我复习有些累。]
[啊?那么我自己就去了!格瑞!好好睡觉。]
[等等……]别去……

他的话还没说完,金就把电话挂了,直留格瑞一个人看着手机屏幕叹气。

这也的确是金的风格。

不过他心里越来越重的不安却拉扯着他的心弦,不让他安稳入眠。

打个电话吧……

格瑞就那样一直看着手机,瞳色晦暗,满满的全部都是纠结。

……金也有自己的生活了,不应该太过干预。

这样想着,他想要把手机放下,然后好好地睡上一觉。

可是不知为何,他依旧没有放下手机,就那个样子坐了一夜。

……那一夜没有留下金,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惋惜。

第二天,他没有找到金,也没有看到秋,有些茫然地在这附近闲逛。

[知道吗?昨天晚上这一块好像出了车祸,是一个金色头发的男孩子呢。]
[是吗?造孽呀,年纪轻轻就……]
[就是就是……]
[……………………]
[………………]

[…………对了,那个人的名字……]

[好像叫金。]

格瑞不知道他一个人是怎么手脚僵硬地掏出电话无休止地拨打那个熟悉的号码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警察局去询问情况的。

他自己的,当时的自己,理智得可怕。

当他看见心脏处好像有什么地方缺了一块,疼得他哆嗦着不敢说话。

然后他就一路平平淡淡地走到了现在,就连金的存在都已经忘的差不多了。

[怎么了?格瑞?]

他的新娘发现了他的不妥,疑惑地发问。

[……没什么,只是想起来一位已故的的朋友。]
[很重要吗?]
[对于过去的我很重要……]

格瑞看着梳妆镜中自己的眼睛,他就那样看着镜中自己从那个人死后维持了一段时间,却二十多年没有的那一种,平静无波到恐怖的眼神。[1]

薄唇轻起,吐出的皆是薄情话语。

[……对现在的我,不重要了。][2]

他是金生命中一个份量较重的过客
金是他世界中一个已经路过的朋友

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该遗忘的就要遗忘

纵使遗忘过往代表背叛,他也不会永远活在那一段回忆中。

他们,都从对方的世界路过了。

[1]格瑞会因为金的离开伤心,但他不会一辈子活在回忆里,时间可以抹灭一切,再深刻的感情也会逐渐平淡。正如上文,格瑞将他与金之间的所有路都斩断了。

[2]金对过去的格瑞再重要,也只是现在的格瑞,藏在回忆里的人了。

大家找下暗线,很虐的。

[all金]被捆绑的神明4

4.干净纯澈的笑容

  从五岁的时候开始,紫堂幻很大一部分时间都是笑着的,对身边的任何一个人都是温柔的,轻声细语地说话。

   虽然他的长相并不好看,只能算得上是清秀耐看,五官也是十分无害,不能惹人注目,反而让人感觉想要欺负。

   只是他那一双略微掺杂了些许墨色的暗绿色眼眸被藏在了眼镜之后,但是在长时间注视之后,却也会感觉跌入了万丈的深渊。

   正因如此,即使他所表现出来的的实战成绩与理论知识相比并不太好,弱得可以一只手碾死,却也是没有多少聪明人来找他的麻烦,最多也就是无视孤立而已。

   毕竟他所愿意展现出的力量,带来不了很大的利益和众人的尊敬。

   当然,众多聪明人虽然是选择避开了他,但傻瓜永远不会少,而且还是那一种自以为是的傻瓜。

   不过也没有多少人能够在招惹了他之后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地成功毕业。

   不过紫堂幻一直在晚上思考,一遍又一遍地把当初遇见金的记忆理清,弄顺。

   他啊,早就栽进去了。

   比那天的阳光更璀璨的是将自己护在身后的那个人的金色发丝。

   他的背影差点就让他将那个名字吐出来。

   ……真哥……

   金当时就那样将自己和母鸡护崽一样将自己护在身后……

   当凯利的这句形容把和自己谈得开心的金吸引去时,紫堂幻差点没把脸上僵硬的笑容扯下来,去和那个明明是男性,却还是有所谓的星月魔女这个称呼的黑心人好好打一架,以证明自己并没有所表现出来的那样无害。

   不过金那个没心没肺的家伙倒是笑呵呵的,完全没有注意到凯利的不正当言辞,把讥讽当做称赞。

   这样的笨蛋,如果没有自己,又该怎么活下去呢?

   话说我当初又是怎么栽到他的身上的呢?

   紫堂幻看了看毫无防备躺在草地上睡着(而且还睡姿不雅)的金,放下了手中的书,开始思索这些年学院的决定蕴含的深意。

   学院放在台面上的那些理由明显是用来蒙骗金那一类的笨蛋的,至少现在我方的人没有一个相信。

   那个天族的校长……太麻烦了,还是金哥哥的眷属,如果想要他放金过关,至少也要等到他把金追到手。

   不过不光是自己,其他人也不会任由他出手,就像不久前学院第一和第二一起拆了校长办公室所在的那一栋楼一样。

   所以,想要他放金毕业也就是近乎……哦不,绝对不可能的事了。

   不过……那有如何呢?

   他已经不想让金离开这个地方了。

   留下来,金就可以永远地留在他的身边了。

   但如果出去了,也许有哪些深居简出的怪物,会对金出手,刚刚毕业成年的金也不过是初步掌握了力量,根本没有一拼之力。

   肮脏的欲望就连本人都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就已经被藏在了面具之后。

   紫堂幻很清楚自己喜欢金,即使理智告诉他这样对他的利益没有任何增幅,还会带来许许多多的麻烦,但他就是放不下了。

   当然,紫堂幻也很清楚,自己的真正面目不仅仅追不到金,还可能会被金所厌弃。

   所以他每一天都把自己的面具一点点地加厚,到最后,他自己都已经分不清了。

   这并不影响紫堂幻喜欢金。

   [紫堂幻]

   [丹尼尔校长]

   [你的平时的成绩不错,为什么每一次考试你都没有过关呢?]

   [金是我最好的朋友。]

   [是吗?那可就太可惜了。]

   那是他第一次罔顾自己的利益,与那个疯子彻底扯开了脸面。

   ……为了金……

   还有那个冷冰冰的眷属,那个高傲自大的龙族,以及那个……

   ……啊,这么看来,我的情敌还真是不少。

   微风拂过两人的脸庞,带来了一丝不属于夏日的凉爽。

   紫堂幻轻轻抚摸着金柔软的发丝,嘴角带上了丝丝微笑,但是那抹弧度却没有一丝温度。

   远处的凯利坐着星月刃,满脸不爽地看着着一幕,洁白坚硬的牙齿一个用力,将口中的棒棒糖咬碎了。

   他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虚伪的家伙,掩饰得好让他不会注意也罢了,还故意露出破绽让人生气。

   紫堂幻也发现看凯利,不过他也没有做什么,只是做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嘴角的微笑没有一丝变化 。

   真可惜凯利,被金所喜爱这张假面,他是永远摘不下来的。 

   因为他喜欢……

   所以我可以改变自己的一切。


少了点……
情人节更新[3/3],我的文风没有固定,基本人称是随便来的,大家决得那个好一点?

[all金]被捆绑的神明3

  3.不可否定的决定

   嘉德罗斯是一个自大狂。

   这是格瑞说的。

   嘉德罗斯是个神经病自大狂。

   这是刚认识嘉德罗斯的金说的。

   嘉德罗斯……似乎人还不错

   这是被“英雄救美”之后的金说的。

   嘉德罗斯到底是头什么样的龙呢?

   他拥有高贵的身份,拥有绝顶的天赋,拥有屹立在万人之上的力量,拥有……

   他还有什么什么呢?

   因实力和身份产生的孤傲刻入了骨头,无法剔去。

   因无知之人的恐惧与敬畏产生的无趣映入灵魂。

   嘉德罗斯,只是一头拥有力量的普通龙罢了。

   他讨厌失败。

   不会输,不想输,也……不敢输。

   作为圣空星龙族王的后裔,他拥有的名望让他不敢输。

   作为嘉德罗斯,他拥有的力量不会让他输。

   一但输了,他也……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所以他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否定自己的决定。

   ……嘀嗒……嘀嗒……嘀嗒……

   就像洞穴里从洞顶滴下的水珠一样,无声无息地落入低洼中的水潭。

   渐渐在那颗冰冷坚硬的心脏之上,留下点点痕迹。

   [嘉德罗斯,我挺喜欢你的。]

   灿烂的笑容,欢快的语气,闪烁着点点光芒的眼瞳比他洞穴中最珍贵的蓝色宝石还要美丽。

   [真是个渣渣,这样就满足了。]

   [嘉德罗斯,你这样绝对不会有朋友的!绝对!]

   平静无波的心湖,第一次起了波澜……

   感觉……还不错。

   嘉德罗斯一直在思索自己莫名其妙产生的感情,从第一次见到那个小小的,和自己发色相同的家伙开始检查着自己的记忆。

   第一次见面是在开学的时候。

   那个家伙一直跟在格瑞的后面,听旁边的蝼蚁说,格瑞是那个家伙的眷属。

   强大美丽的神族……就是这个样子的?

   嘉德罗斯对那群蝼蚁的说法抱有怀疑的情绪,却也是有些相信了。

   能让格瑞那一种高傲冷淡的天族任凭接近的家伙,就算不是神族,也应该拥有强大的实力。

   激越的心脏在胸腔内跳动,浑身上下的血液似乎都沸腾了。

   嘉德罗斯在期待那个拥有格瑞这样强大眷属的神族,与自己一战。

   后来他也一直再观察那个金色头发的家伙,结果却让他太失望了。

   那个和他发色相同的神族自入学开始就一直在和其他的蝼蚁打交道,没有一丝身为强者的意识。

   再后来,嘉德罗斯和那个家伙搭打了一架,结果却让他……大失所望。

   虽然实力不错,但无论是经验还是体力,都差的太远了,不过天赋还可以,如果多加培养,也可以成为一个强大的对手。

   而且,也不是什么好处都没有给嘉德罗斯带来。

   强大的龙族抚摸着自己身上烈斩所留下的伤口,嘴角满是趣味颖然的笑。

   在那次单方面的殴打中,金也不负众望地停课修养了。

   不过在某个大魔王手里撑了半个多小时,各位根本不敢正视嘉德罗斯的学院向着不知道怎么惹上嘉德罗斯的金,献上最大的敬意和同情。

   当然,嘉德罗斯在那件事过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金。

   不光是因为金躲着他,也是因为他的事在那之后突然变得超级多。

   他到底怎么了?

   一觉醒来突然出现在学院最偏远的丛林的嘉德罗斯,如此想着。

   (背后操纵的丹尼尔和秋以及从犯的格瑞笑而不语)

   在之后的相见,是在毕业考试之上。

   那个名为金的神族不被允许参加考试,格瑞和一些其他很不错的老鼠也留了下啦。

   离那个家伙最近的还有一只披着伪装的老鼠。

   ……是什么时候开始,过多地注意那个人呢?

   不知道了。

   水滴石穿。

   任何一个优秀的情报获取人员,都清楚自己再探查情报之时,绝对不能带有任何的感情。

   无论是好奇还是其他什么,都是绝对不能带有的 。

   不然最后的感情,绝对不是你说能接受的。

   算了,没有人能否定他的决定。

   小子我喜欢上你了,所以我会把你身边的所有蝼蚁打扫干净,等着你毕业成年,带你回去和我结婚。

   这是你不可否定的决定。


下一篇→干净纯粹的笑容

情人节更新[2/3]

第一篇收藏破百,第二篇40+,第三篇……
你们对得起我吗?还是我文笔退步了?
  

[all金]被捆绑的神明2

2.丛生的欲望
   小息了一阵,格瑞睁开了眼睛,里面没有一丝属于刚睡醒人的迷糊,反而像锐利的剑锋,可以刺穿人心。

   阳光穿过树荫,却还是留下了几缕明亮的金色,落入了格瑞的手心之中。

   格瑞面无表情地收拢了手掌,目光专注地盯着那一抹明亮灿烂的金色。

   半响之后,格瑞又放开了握成拳的手,抬头望向碧蓝的天空。

   学院的天空一向碧蓝通透,像是用少量蓝色颜料和大量白色颜料所调和而成的,像是不属于人间一般的明亮天真的色彩。

   ……金。

   格瑞一阵恍惚,他好像看见了某一个对他十分特殊的的人。

   ……天空的颜色,似乎和金眼睛的颜色一模一样呢。
   ……只是颜色相似罢了……

   那双用憧憬依赖的目光望向自己的眼眸,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

   格瑞一直这样坚定地想着。

   学院一直拖着金的毕业考试,理由光明正大到让人找不到这件事本事隐藏着的森森恶意。

   身为眷属,格瑞陪着金一直待在这个学院,等待着金长大的时机来到……

   他感到了满足……也感到了不满。

   满足是因为他能够陪着金在这个学院呆着,以金眷属的身份。

   不满是因为,金身边的人实在太多了,多到让他窒息,多到让他担忧,多到让他……担心自己会没有容身之所。

   当然,这份不满还有……对自己的不满。

   ——他希望金可以永远留下,和他一起呆在这个地方,永远不会离开他。

   [恐惧的种子在心间种下,生根发芽,抽枝生长,长出了欲望的的果实。]

    [被外界催生的名为贪婪的果实落到了地面,又长出密集的荆棘,带着毒液的倒刺刺入了柔软的心脏。]

    [钻心的疼痛带着快感同样催促着果实的生长。]

  金我喜欢你金我爱你金我不能离开你金我还要一直陪在你身边金我想……

   把你困在只有我一个人能够到达的地方。

   ……他已经不满足了。

   ……永远不可能满足的。

   格瑞不是一个喜欢逃避自己的人,在意识到自己投入了撒旦的怀中之时,他就已经决定丢下天使之名了。

   但他依旧是金的眷属,也是一名剑士。

   这一点绝对不会改变。

   灿烂的阳光洒在草地上,像是灿金色的薄纱,笼罩了世间万物,温暖的感觉,让人忍不住放下一切去享受这份温暖。

   碧蓝的天空上没有一丝白色的云彩,正与灿烂的阳光相应相合。

   ——灿金和碧蓝的结合是那样的理所应当。

    不过再美好的风景,也不及他心中那人。

    格瑞微微挑起嘴角,闭上了眼睛仔细感受靠着的大   树之后的那个熟悉的气息。

   即使是不用眼睛,他也依旧可以找到金。

   这是身为眷属的基本技能。

   还有三秒……

   三,二,一……

   “格瑞!”

   怀中突然多出来了一个人,轻巧的重量丝毫不影响呼吸。

   看到了吧。

   缓缓睁开眼睛,入目的是一片灿金。

   ——这是比阳光还要璀璨耀眼的灿黄色的发丝。

   金缓缓地抬起头,用带着明亮光芒的碧蓝眼眸看着格瑞,那双眼睛之中带着数不尽的信任和柔软。

   ——这是比天空还要通透明亮的碧蓝色的眼眸。

   ——灿金和碧蓝的结合是那样的理所应当。

   美丽到让他这个自诩冰冷的人,也不经心神微动。

………………………………………………………………………………………………

   ……都是你的错,让我动了心,再也配不上天使之名。

   所以……要好好赔偿我才是。

    ……

   格瑞的表情依旧和往日一样,但是他的眼瞳深处,带着金所看不到的贪欲和黑暗。

   “……金。”

   “???”

   酝酿了许久的字眼还是从格瑞的嘴里吐出来了。

   他们之间的对话一向这样。

   金的话从不经过大脑,总是絮絮叨叨地向格瑞诉说着自己的感情和想法。

   格瑞却从来不敢这样,他的每一个词眼,每一句话,都是千百次地穿过内心,无数次地琢磨刺探,将所有不应该出现在金面前的感情尽数剔去。

   在那之后,他才敢对金说话  。

   ……这一点也不公平,一点也不……

   格瑞这样想着。

   所以他按照自己的心意,把所有掩饰全部去除,只留下属于自己的,最纯粹的情感。

   “金。”

   这仅仅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还是一个名字,却带着最浓郁的感情,从唇齿间溢出。

   满足像是浪潮一般冲向心脏,带来了无上的欢喜。

   仅仅只是因为不再掩饰话语中的感情而已。

   真的……这一点也不公平。

   格瑞这样叹息着。

   贪欲又在心间萌生,催促着他快点将怀中之人……

   ……还不到时候……

   格瑞略带无奈地看着金懵懂茫然的神色。

   “格瑞?”

   “没事。”

   反正……来日方长。

下一篇→不可否定的决定

情人节连更(1/3)
第一人称文风变化了好多……

[all金]随笔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

在空荡的废墟中,浑身上下伤痕累累的金发少年抱着一个靠着墙壁的白发男子,止不住地哭泣。

“真的……好喜欢……好喜欢……”

“可是……要再见了。”

仿佛放下了什么不舍,金的声音突然弱了下去,直至全部消失。

良久之后,格瑞慢慢睁开了眼睛,带着些许疲惫的脸上却满满地都是担忧。

……金……在哪?

“恭喜你,格瑞选手,你获得了本次大赛的第一。”

浑身雪白的大天使裁判长突然出现在了这一片地区,无视了周边的惨烈景象,带着些许笑意的声音和他嘴边淡淡的笑意……是对格瑞最大的嘲讽。

无视了身上的痛楚,格瑞再次拔出了遍布伤痕的烈斩,将残缺的刀锋对准了面前的人。

“……金……在哪?”

“你该走了,格瑞选手。”

你现在应该和那些家伙一起成为大赛的一部分……

所谓了可以实现所有梦想凹凸大赛不过只是吸引着所有贪婪者的一个骗局。

格瑞看着丹尼尔,仿佛正在直视着那个自己不敢直视的真相,原本耷拉下的嘴角正在缓缓地抽搐。

……金……

时间正在缓缓推移,原本耀眼的紫眸渐渐失去了光泽,变得死灰一片。

……我想你了……还有……秋姐……

丹尼尔就保持着原本的模样,看着面前的人渐渐消失。

丹尼尔将手移至自己的眼前,将紧握的拳头缓缓松开,放出了手心中点点的金色莹光。

……金……

就好像有谁在叹息,仿佛在舌尖之上绕了几圈,带着淡淡的不甘和……思念。

但不久后,丹尼尔再次抬起头,目光坚定地望向天空中的残月。

……他是凹凸大赛的裁判长,金化作了凹凸大赛的一部分……

他们永远在一起。

后续→史诗